第九章 愤怒的菲利波托(求推荐票)
字大
默认
字小
夜间
日间
默认
护眼
听书 - 漫威里的赛亚人
00:00 / 00:00

+

-

自动播放×

御姐音

大叔音

萝莉音

型男音

温馨提示:
是否自动播放到下一章节?
立即播放当前章节?
确定
确定
取消

第九章 愤怒的菲利波托(求推荐票)

    “他们是谁。”

    布罗利看着飞走的飞机问道。

    “一群专门为杀手服务的人,他们是大陆酒店的人。”

    亚历杭德罗说道。

    “大陆酒店?”

    这顿时引起了布罗利的兴趣。

    “大陆酒店是一群地下世界的人为了规范地下世界的规则设立的机构,他们为杀手们提供各种服务,枪械装备,目标情报,住宿休息,应有尽有。而任何人都绝对不能在大陆酒店杀人。”

    渴望复仇的他成为了一个杀手,并在大陆酒店中混过一段时间。在一次行动中认识了CIA特工马特,成为了他的线人之后才半脱离大陆酒店。

    (大陆酒店,源自疾速追杀系列电影里的杀手组织,不知道大家有没有从上一章那个收尸的老头身上猜到)

    “等雷耶斯集团解决之后,给我也整一个。”

    布罗利说着,坐上了面包车。他有些失望,覆灭了雷耶斯集团的毒品工厂,并未获得任何的复兴积分。

    亚历杭德罗耸了耸肩,发动了面包车。

    破旧面包车颠簸的在黄土路上行驶着,很快就将修车厂甩在了身后。

    ......

    ......

    “是谁!到底是不是马塔集团的人?”

    菲利波托.雷耶斯留着络腮胡子,皮肤有些褐色,他的头骨很大,像头雄狮。此时的他显然正在愤怒之中,眉毛头发都在颤抖,脸因为充血而泛红。他身上散发的危险气息房间里的所有人都噤若寒蝉。

    所有人都知道得罪了菲利伯托的后果是什么。

    在经受了最痛苦的折磨之后,尸体被吊在路灯上不过是雷耶斯集团最普通的做法。他曾经将人剁成杂碎装在冰箱之中送给敌人。

    “我们还在确认,几乎没有人看到他们出手,他们完美的避开所有的摄像头。”

    波顿的脸色不是很好看,他掌控着雷耶斯集团的武装力量,以残酷的手段打击雷耶斯集团的敌人和内部的叛徒。

    “但是他们还是留下的线索,这是我们在警察局里的朋友送给我们的。”

    迪亚兹防弹轿车的坚固程度超过了亚历杭德罗的预料,引擎舱在手榴弹的破坏下,依旧没有被彻底摧毁。

    警察局中的内线,发来的是一张照片。一块被装在密封袋之中的引擎盖,上面虽然有火焰烧灼的痕迹且变形严重,依旧能清晰的看见有一块鞋跟留下的印记。

    “变种人?”

    菲利波托的脸色一下子凝重了起来。

    “是不是变种人兄弟会的人?”

    要说雷耶斯集团最恐惧的敌人是谁,绝对不是CIA,FBI之类的美国强权部门,而是变种人兄弟会这个完全不讲规则的恐怖*组织。他们与变种人工厂有着千丝万缕的联系,从那里买了十多个被洗脑的变种人作为杀手。

    “应该不是他们,如果真的是变种人兄弟会,那现在我们应该都已经被钢筋插成马蜂窝了。”

    波顿开了个并不好笑的玩笑。

    “应该是马塔集团,他们找了个变种人杀手就以为能对付我们了。”

    因为美国政府与变种人之间恶劣的关系,CIA与FBI中都没有变种人成员。所有他们并没有怀疑到他们。

    “那还等什么,立即找一伙人报复回去!我要让巴洛.马塔感觉到痛苦!”

    菲利波托怒吼着,像头愤怒的雄狮。作为一个贩毒集团,他们最害怕的就是被以为开始虚弱了。竞争对手,合作同伙就会像闻到血腥味的鬣狗一般,将雷耶斯集团这个庞然大物撕碎吞掉。

    他喝了杯水,缓了口气。

    “另外,安排安东尼奥跟着我的女儿,马塔集团那些野兽什么事都干的出来。”

    ......

    ......

    瑙卡尔潘嘉年华酒店,二十七楼。

    亚历杭德罗正用一架硕大的单筒望远镜观察对面的学校,他拍了拍望远镜说道:

    “施华洛世奇的,望远镜里的贵族,CIA只用最好的。”

    昂贵的望远镜成像清晰锐利,几乎能清楚的看见门卫鼻孔里的鼻毛。

    “现在我们有两个方案,一是等会我们就冲进对面的学校里,把她弄过来,这样比较简单,不会有太多的意外;二是在半途截杀,会引起更多的混乱,但也更像是贩毒集团的做法。”

    布罗利正在对付一大堆卷饼,头也不抬的问道:

    “哪种方式能杀更多的人?”

    亚历杭德罗耸了耸肩。

    “当然是第二种,菲利波托.雷耶斯可是给他的女儿安排了一大堆保镖。”

    布罗利拿起一大瓶啤酒顿顿顿喝干:

    “那我们就在这里等到他们放学。还有,再帮我叫三十份馅饼。”

    圣伊格纳西奥女子学校早在西班牙人统治墨西哥时便已经成立,是18世纪女校的典范。发展到现在,依旧是全墨西哥最好的学校之一,在里面就学的大多数都是高级官员,外国驻墨官员,商界名流的女儿。

    在九十年代之前,毒贩的女儿根本不可能进入这家历史悠久的学校就读。

    伊莎贝拉·雷耶斯的校园生活并不愉快,同学们都隐隐的有些排斥她,美国外交官的女儿更是数次当面羞辱她。

    放学时,几乎全墨西哥的豪车都出现在了校门口,五辆一模一样的雪佛兰萨博班更是格外的显眼。

    几个穿着黑衣的保镖护送着伊莎贝拉走进中间的那辆萨博班。

    伊莎贝拉拿起座位上的平板心不在焉的点着。

    “今天怎么这么多人?”

    她说着,用有些害怕的目光看向坐在边上的人。那是名表情木讷的壮汉,一双眼睛仿佛蒙了一层灰色的翳,没有一丝神采,岩石般坚硬的肌肉将西装绷的紧紧的,几乎要裂衣而出。

    伊莎贝拉曾经见过他们是如何杀人的,残忍,高效,不会有一丝一毫的手软,他们看起来是人,实际上只是被打造出来的杀人武器。

    “最近有人在找集团的麻烦,boss担心他们盯上小姐。”

    坐在副驾驶上的保镖说道。

    伊莎贝拉面无表情的躺回了座位上,继续玩着手中的平板。突然,平板上播放着的动画片中断了。

    “麻惹法克,无法联网!”

    副驾驶上的保镖立即警惕拿起对讲机,联系其他车上的保镖。他并没有简单的将断网当成信号不良。

    “检查信号!检查周围的异动!可能有人要对我们动手。”

    位于其他车辆上的保镖们片刻之后发现整个车队的信号都断了。

    “快!加快速度!”

    保镖感觉自己的心脏猛的一抽,仿佛被一只无形的大手攥住一般。他掏出匕首,割开了座椅,将里面的步枪掏了出来,装上弹匣,打开保险。
Top