第八章 横扫工厂(求推荐票)
字大
默认
字小
夜间
日间
默认
护眼
听书 - 漫威里的赛亚人
00:00 / 00:00

+

-

自动播放×

御姐音

大叔音

萝莉音

型男音

温馨提示:
是否自动播放到下一章节?
立即播放当前章节?
确定
确定
取消

第八章 横扫工厂(求推荐票)

    “嘿,你们是...”

    修车厂大门外,两个拿着步枪的枪手有些警惕的看着在门口停下的面包车。

    “砰!砰!”

    加装了消音器的枪声有些沉闷,两名枪手脑门中枪,一声不吭就倒在了地上。亚历杭德罗双手握着手枪,略一倾斜,又射杀了三位岗亭之中的枪手。将手枪插回枪套,他从后座上抽出一支M40A3狙击步枪,这是雷明顿700猎枪的军用版,改装了加重的不锈钢枪管。

    他要爬上修车厂的屋顶,狙击位于死角上的枪手以及监视周围的环境,第一时间发现雷耶斯集团的援兵。

    布罗利提着步枪,大大咧咧的走到了修车厂的门口。

    修车厂之中,一群妇女正在制作毒品,她们的工作环境极端恶劣。雷耶斯集团没有给她们购买任何的劳保装备,燥热的空气,有毒的酸雾,呛人的烟气,闪烁的高压钠灯,所有的一切都在残害她们的健康。

    这些妇女因为吸入了太多的有毒化学物质,皮肤粗糙的可怕,布满了斑点,四肢瘦弱,身躯萎缩,神态有些痴呆,仿佛行尸走肉一般。

    她们是这座工厂的囚犯,被雷耶斯从各地贩卖而来,日以继夜的在工厂之中劳作。其中最长的已经有三年没有晒到过太阳了,更长的并非没有,只是因为疾病缠身,被管理人员“清理”掉了。

    有几个枪手监督着她们工作,防止她们偷偷吸食成品。因为长期在毒品工厂工作,她们几乎全部都有毒瘾。

    剩下的枪手则在修车厂的三个办公室之中,他们大多穿着花衬衫,还有些人打着赤膊,露出一胳膊的纹身。办公室内冷气开的很足,枪手们喝着冰镇威士忌叼着雪茄正在打牌,一卷卷的美金就放在了牌桌上。

    “轰!”

    一股无可匹敌的巨力直接将办公室的铁门从门框之中扯离,沉重的铁门飞着撞上了一名枪手,将其糊在了墙上。

    布罗利走了进来,枪手们见突然有人闯进来,登时大惊,有些慌乱。

    一名枪手试图拿起牌桌上的手枪射击,还未来得及扣下扳机,便中了当胸一拳。一阵肋骨碎裂的噼里啪啦声,他的胸膛凹陷了一大块,内脏被打成了烂泥。

    他进步向前,一拳一个,两秒内连毙了十余个枪手。

    有的反应快的枪手终于抽出手枪步枪开始射击,布罗利拎起步枪便与他们对射。

    办公室内传来一阵爆豆一般的枪声,呼啸的子弹在桌椅上穿出一个又一个的孔洞,被打穿的威士忌肆意流淌,纸牌与美金的碎片在空中飞舞。

    没过多久,枪声就突兀的安静了下来。

    伴随几声玻璃酒瓶被踩碎的声音,玻璃在地砖上摩擦的声音,布罗利拎着一瓶威士忌喝着,从办公室之中走出来。他的衣服上有四五个弹孔,里面的肌肤上只是有个血点,子弹几乎没能穿透皮肤。

    他已经在事前试验过,步枪与手枪在发射普通枪弹时,只要不命中要害,都是只痛不伤。轻武器之中,能威胁到他的只有能量更高的狙击步枪与机枪。

    虽然如此,他还是尽量不被子弹射中,因为真的很疼。疼痛让他愤怒,战斗力开始飙升。

    “Quién estáahí?Quién es el enemigo?”

    办公室里的枪声惊动了其他办公室里的枪手,他们如临大敌,向着布罗利的方向问道。

    “砰!”

    一名悄悄拉开手榴弹拉环的枪手突然被从顶楼上射入的子弹爆头,手榴弹滚落在了地上,剩下的枪手急忙从办公室内冲了出来,才没跑几步,便被布罗利射倒在地。

    他就像是狩猎季节猎兔的猎人,射杀这些狼奔豕突的枪手,偶尔还抡起步枪,就像是打棒球一般,将试图冲上来肉搏的枪手打成肉酱。

    “无趣。”

    布罗利收起了步枪,有些无聊。身为传说之中的超级赛亚人,源源不断的有新的力量从身体深处涌出,让他变的更加的强大。

    对付这样的枪手,已经无法让他感觉到任何战斗的乐趣了。

    【叮,恭喜宿主升为五级,获得一个技能点】

    【叮,百人斩,成功的赛亚人子民必定满手血腥,宿主累计击杀人数超过百人,奖励二十复兴积分,恭喜宿主获得技能乌龙变身术】

    ???

    布罗利一脸问号。这只有五分钟变身时间的变身术实在尴尬,他还不如自己加点积分换成普尔变身术呢,起码没有时间限制。

    亚历杭德罗背着狙击步枪,通过吊绳,从屋顶上滑了下来。他用手指拨开了办公室的门,瞧了眼里面的景象,又看了眼满地支离破碎的尸体。

    “这场面有点太大了,我一个人收拾不了。”

    他的嘴角扯了扯,有几个人身躯都被拳头给打穿了,血肉和内脏喷了一地。犹豫了片刻,他从怀中掏出了一支老手机,拨打了一个电话。

    “我是亚历杭德罗,一个八十人的大派对,现场需要你们来收拾一下。”他将卫星定位的坐标发了过去。

    亚历杭德罗对着布罗利解释道。

    “这是一伙专门为杀手收拾现场的人,他们非常专业,嘴也很严。”

    “那几个女人怎么办?”布罗利说道:“我只杀战士,不杀普通人。”

    “我们带着头套,她们什么都没看到,不过直接放她们离开,她们必死无疑,还是事后将她们扔给墨西哥警方吧。”

    亚历杭德罗犹豫了一瞬之后说道。他提着枪,将那些胆战心惊的女人们赶进了修车厂的厨房里,锁上了门。

    他们并没有等太久,天空之中便传来一阵螺旋桨拍打空气的声音。一架中型运输机在修车厂外的土路上降落了。十几个大热天依旧穿着一身夹克的人从飞机上走了下来。他们还扛着大包小包的专业工具。

    “亚力,你可已经很久没有联系我们了。”

    一个头发花白,却穿着极有范的皮衣的老头对着亚历杭德罗脱帽示意。

    “我在为CIA干活的时候,可不需要我来自费做清洁工作。”

    亚历杭德罗有些肉痛的说道。

    “CIA干这活可没我们干净利落,亚力。”

    老头说着,打了一个响指,示意手下人开始干活。面对显然不是普通人造成的场面,他们的脸色没有一丝的变化。

    “说句实话,如果我是做罐头的,早已经发大财了。”

    他看着满地的尸体,吹了声口哨。

    满地的肉屑,内脏碎片和碎骨被扫入收尸袋中,嵌入墙体的子弹被镊子夹出,弹壳扫成一堆。指纹,血迹被喷上专业的清洁喷剂抹去。

    没过多久,一卷一卷用胶带扎好的尸体被搬上飞机。

    亚历杭德罗肉痛的从口袋之中掏出两卷金币,递给了老头。

    “欢迎下次再来找我。”

    老头弹了弹烟,收下了金币,潇洒的坐进飞机中。
Top